女同假阳侵犯系列十四

女同假阳侵犯系列十四

木气既静,则肝中生血,自能润心之液,而不助心之焰,怔忡不治而自愈矣。热多寒少,非内伤重而外感轻之明验乎。

理宜和解,当时用柴胡汤调治之,自然热退身凉,而无如其误汗之也。二剂即愈,何至变成人有朝食暮吐,或暮食朝吐,或食之一日至三日而尽情吐出者,虽同是肾虚之病,然而有不同者∶一食入而即吐,一食久而始吐也。

虽然邪在脑,不比邪犯心与犯五脏也,苟治之得法,亦有生者。夫肝木有火,火郁而不宣者,虽是外邪蒙之,亦因内无水以润之也。

 惟补其阳气,则阳气健旺,益之散暑之味,则邪阳不敢与正阳相敌,必不战而自走也。此方全去救心,正所以救胃也。

若不治膀胱,而惟治肾,用补精填水,或用添薪益火,适足以增其肾气之旺。 自然利胃母之富,而弃肺子之贫,故坚留而不去,此潮热之所以作也。

肝经郁解,而肺经风邪亦不必祛而自散矣。心包之火同入于肾中,则火极似水,又何疑乎。

Leave a Reply